• 学习宣传贯彻自治区第十一次党代表大会精神
  • 聚焦十八届六中全会
  • 省委政法委书记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重要指示
  • 广西平安建设名片之
  • 互联网+社会治理  全国法治媒体浙江行
  • 司法体制改革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梧州市公安局摧毁岑瑞意涉黑团伙纪实

2014-01-17 10:58:30来源:平安广西网责任编辑: 本文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摘要 2011年10月初,互联网上突然涌出数十篇帖子,控诉一个绰号叫“米儿佬”的人,纠集了一批坏蛋,在梧州市近郊的旺甫、夏郢、长发三个镇上大肆开赌,然后将高利贷借给赌输了的人,牟取暴利。对还不起赌债的人,歹徒们就采取殴打或非法拘禁等手段,强迫他们交纳巨额利息和欠款。
  2006年以来,在梧州市近郊的旺甫、夏郢和长发一带,一伙不法之徒掀起狂赌之风,用高利贷对参赌者敲骨吸髓,继而炮制出敲诈勒索、寻衅滋事、非法拘禁、故意伤害、雇凶杀人等一系列恶性案件,惹得民怨四起。为了整肃治安环境,使百姓能安居乐业,梧州市公安局民警不为傀儡戏般纷繁表象所惑,沉着冷静地觅迹追踪,他们要找到这些罪恶的源头,让善良的人们看见到底——
 
谁在幕后?(报告文学)
 
——梧州市公安局摧毁岑瑞意涉黑团伙纪实
 
□平安广西网/广西法治日报记者 廖振斌 特约记者 谢学勤

 
梧州市副市长、公安局长补祥斌(左二)听取专案组汇报。

 
自治区公安厅刑侦总队副总队长谭勇强(后排中)到梧州指导专案侦查工作。

 
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判岑瑞意团伙案现场。
 
  中国古代有一部伟大的著作叫做《尚书》,其中的《泰誓篇》里有两句名言:
 
  “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
 
  对岑瑞意犯罪团伙的打击,就是梧州市公安局从倾听民声关切民意中开始的……
 
风腥无鱼?
 
  2011年10月初,互联网上突然涌出数十篇帖子,控诉一个绰号叫“米儿佬”的人,纠集了一批坏蛋,在梧州市近郊的旺甫、夏郢、长发三个镇上大肆开赌,然后将高利贷借给赌输了的人,牟取暴利。对还不起赌债的人,歹徒们就采取殴打或非法拘禁等手段,强迫他们交纳巨额利息和欠款。近年来,这三个镇以及苍梧县和梧州市区发生的不少恶性暴力案,就是“米儿佬”一伙所为。由于这个团伙人数众多,势力很大,群众对他们恨之入骨却敢怒不敢言。发帖者们纷纷要求公安机关狠狠打击这个罪恶团伙,让百姓过上安宁的日子。不仅于此,其中一篇举报帖还发到了公安局开设的“梧州在线警务”微博平台上,指名道姓地要求刚到任不久的梧州市副市长兼公安局长补祥斌观看。在控诉完“米儿佬”一伙的罪行后,发帖者辛辣地撂下一句话:“伟大的”补副市长,我们正拭目以待,看你敢不敢动“米儿佬”!
 
  其实在此之前,补祥斌已接到了10多封举报“米儿佬”的人民来信,再看看网帖里既怀疑又激将的话,让他脸上感觉臊得慌。但补祥斌对此事很慎重,他与局里其他领导会商之后,找来刑侦支队的同志,要他们查一查“米儿佬”其人其事。
 
  几天后,侦查员们回来向补祥斌汇报:“米儿佬”真名岑瑞意,“米儿佬”一词在白话里,有奸巧利滑的意思。他是梧州市蝶山区夏郢镇答涓村人,生于1973年,身高1.7米左右,鼻梁较高脸形稍长。岑瑞意小学毕业就不读书了,天性爱赌,运气又特别不好,逢赌必输。所以后来就靠帮赌场讨债度日,上世纪90年代被公安机关多次处理过。2005年,他因讨债参与一起非法拘禁案,被判有罪并拘役4个月。刑满释放后,岑瑞意从此不再参与赌博。目前无职业,每天上午到新兴二路一套房间跟一些人混在一起,下午6时左右骑电单车回家。不外出喝酒,不出入娱乐场所,生活很有规律。坊间风传,岑瑞意与不少非法拘禁、敲诈勒索、寻衅滋事的案件有关,但没有证人和证据。即使是案件的受害者,既没有在现场看到过岑瑞意,也没听到过他亲口指使的什么话。现在唯一出格的是,他养了一个情妇,为情妇首付了一套房屋款,但这并不是群众举报的那些罪行。
 
  补祥斌听后不太满意,他说:难道真是“迎风腥十里,近看不见鱼?”风腥必有出腥处,哪有无鱼之理?那么多群众举报岑瑞意,绝不是无是生非!不说别的,他既然是无业人员,那他养情妇买房子的钱从哪里来的?目前还没发现岑瑞意的破绽,说明我们的工作没有做细。各位回去查一查近年来发生的恶性案件,看看有没有跟“米儿佬”直接挂上钩的。反正我不相信他一夜之间能变得如此安分守己,此人绝不会“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打开死结
 
  按照补祥斌的指示,刑侦支队把人马分成了两个组,第一组下到旺甫、夏郢、长发三个镇,侦查这些地方赌场情况。第二组筛查过往案件,特别要留意这些案件中可能与岑瑞意有关的线索。
 
  不久,第一组便传来好消息。侦查员们发现,旺甫、夏郢、长发三个镇,每个镇都有一个较为庞大又相对固定的聚赌团伙,每个团伙都由一至二名头目负责。每隔2至3天,这些头目们好似预约般地来到市区,齐聚在新兴二路岑瑞意所租的那套房间,一呆就是一个上午,然后各自回到自己的地盘聚赌。这一现象表明,这些头目们到新兴二路的房间里很可能是开会,接受岑瑞意的旨意。果真如此的话,岑瑞意作为他们“老大”的形象,已是呼之欲出。第二组掌握的情况更令人振奋,因为他们查到了一起迄今为止唯一与岑瑞意直接相关的恶性案件——“九洲命案”。
 
  所谓“九洲命案”,是指2010年11月3日发生在九洲酒店门前的一起杀人案。那天下午1时许,旺甫镇人李某泉刚走出酒店,就遭到两名并不相识的青年人挥刀砍杀。李某泉奋起搏斗,后被捅伤致死。
 
  光天化日下发生如此残暴的案件,令全市震惊。刑警很快赶到案发现场搜集证据,有围观者举报,两名凶手中有一个染黄头发者,在打斗时被同伙误伤了大腿。刑警调阅了现场和凶手逃跑线路的监控录像,发现一名凶手乘上了去往浙江的长途汽车,另一名凶手却不见了踪影。通过协查,同年12月,凶手之一的黄某健在浙江落网。
 
  黄某健,广西乐业县人,无业。因闲得无聊,他案发前几天来到梧州找同乡陆某蝎玩。陆某蝎就是那个黄头发凶手,之前一直在夏郢镇的赌场里帮看场子。黄某健说,陆某蝎告诉他被一个人欺负了,要他去帮忙“教训”那个家伙。黄某健顿时来了“义气”,11月3日中午跟陆某蝎来到九洲酒店,看到陆某蝎杀向李某泉,他挥刀也冲了上去……至于陆某蝎与李某泉到底有什么过节,黄某健浑然不知。
 
  由于黄某健对案发缘由毫不知情,所以必须尽快抓到陆某蝎。黄某健承认,在打斗时他误刺了陆某蝎大腿,伤得较重。这样的话,陆某蝎一定会在梧州一带养伤,警方于是加紧了布控。2011年1月21日,经群众举报,陆某蝎在苍梧县石桥镇被抓获。此时他的头发黄色未尽黑发又生,变成了一堆杂毛。
 
  陆某蝎落网后供认,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教训”李某泉。他是一年前来到梧州的,经朋友介绍到夏郢镇的赌场里看场子混饭吃,是个小喽啰。陆某蝎平时只接受黄某斌、梁某等人的指挥,但也见过几次岑瑞意,知道他才是“老板”。去年11月3日中午,陆某蝎突然接到岑瑞意的电话,要他赶到九洲酒店,一切听梁某指挥。他与黄某健来到酒店附近,梁某给了他两把牛角刀,然后指着正要走出酒店的李某泉说,狠狠“教训”这家伙……
 
  此案牵出来的梁某,在梧州也算是恶名昭著,性格凶残,近年来不少伤害案件他都有份。“九洲命案”发生后,梁某在街市上人间“蒸发”。警方于是加大力度,四处搜捕。2011年6月,梁某终被抓获。
 
  梁某曾多次受到过公安机关处理,积累了不少反侦查“经验”,到案后一直不承认他指使杀人的行为,而且一旦审讯问及岑瑞意的情况,他更是一言不发。半年过去了,案件审查没有丝毫进展,在梁某这里成了一个死结。
 
  在羁押期间,梁某表现得很平静,既吃得也睡得,那种其若无事之态仿佛是一种对警方的嘲讽。侦查员们通过观察慢慢发现,梁某之所以神闲气定,是她老婆每个月给他送达800元钱,足以保证他在看守所里吃好喝好。
 
  补祥斌听了这样的事后怒不可遏地说,梁某在梧州人地两熟,每天还活得那么滋润,所以才有恃无恐!他决定立即将梁某异地关押。
 
  这一招果然见效。2012年初,梁某被异地关押后,人地两生的环境令其心虚发慌,惶惶不可终日。侦查员们趁热打铁,经过一个星期的较量,梁某的心理防线终于崩溃,不仅“九洲命案”真相大白,岑瑞意精心构建的地下王国也一点点地浮出水面……
 
黑幕里的王国
 
  据团伙成员交代,岑瑞意团伙形成的最初构想源自于2005年他被拘役的牢房里。
 
  当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政变”失败而坐牢,胡思乱想了几个月后,搞出了一本疯狂的书:《我的奋斗》。岑瑞意尽管没有希特勒那么大的野心,却也对自己十几年的“奋斗史”进行了“反思”,最终总结出两条教训:一、自己不能再直接去赌博,赌博是发不了财的。二、要拉起自己的队伍,总当别人的马仔不会有出息。
 
  出狱后,岑瑞意立即开始构建自己的王国,着手做了以下几件事。
 
  一、搜罗骨干,搭建班子。岑瑞意团伙的骨干,主要是两类人。第一类是亲戚,他首先把两名罗氏表弟拉来一起干,有了最初的帮凶。第二类是刑释解教人员,如黄某斌、谢某康、李某等,这些劣迹斑斑的人与岑瑞意一拍即合,沆瀣一气,成了团伙的核心成员。
 
  二、以赌相诱,胁迫入伙。岑瑞意搭起草台班子后,就派骨干们下乡开赌场,要他们注意引诱青年人参赌。这些青年人赌输后,就借给他们高利贷,一旦他们还不起巨额赌债后,就胁迫他们入伙。就这样,团伙很快发展到几十人。一般来说,犯罪团伙的发展,往往以暴力为后盾,岑瑞意也深谙此道。所以,他很注意在团伙成员中重用那些孔武好斗之徒,如欧某建、李某生、马某中、任某伟、梁某坚、谢某康、梁某文、梁某新等人,都被他选出来成立了一支“地下出警队”,在追讨债务敲诈勒索时打打杀杀,以威慑和打击对手。他还安排购买了49把砍刀、7把西瓜刀、17把菜刀、124件面罩头套、7辆电单车来装备这支队伍。岑瑞意故意不买汽车和摩托车,是因为这些车辆要上牌照,作案时容易被人记住号码,而电单车无牌照,少了一样麻烦。
 
  三、分工明确,财权独揽。岑瑞意团伙的发财之道就是聚赌。随着“业务”不断扩大,他把聚赌人马分成三拨,分别在旺甫、夏郢、长发开设赌场,每个赌场设专人管理。如旺甫的头目是罗某波,夏郢的总管是黄某斌,长发的负责者是谢某强和李某伯。为了防止财产流失,岑瑞意还指定岑某桂当“财务总监”,每天都对每个赌场核对账目,收钱“入库”。
 
  四、以黑养黑,“赏罚分明”。岑瑞意靠团伙聚赌发财后,也深知经济手段的重要,没有钱是拢不住人的。因此,他对肯干者赏赐是优厚的。有一次,他得知黄某斌家里出现了困难,就陆续给了他30万元,黄某斌感激涕零,从此对他死心塌地。岑瑞意还对团伙成员规定,凡是到赌场来端茶倒水、看场子、发高利贷的,每人一天发100至200元。出去帮团伙打架的,每人发200元。去追讨高利贷赌债的不仅发200元,如果追得了钱,可按总数的10%至20%提成。岑瑞意为了鼓励团伙成员的“积极性”,也搞“奖勤罚懒”。如最初进入核心圈的罗氏小表弟,因为“工作表现不好”,失去了岑瑞意的信任,降到了几乎等于小喽啰的地位。而最初被胁迫入伙的梁某,却因胆大妄为办事得力而被提升进了核心圈。
 
  五、残忍无情,控制严密。为了控制团伙,岑瑞意制定了一整套的“纪律”。如在赌场的人员,几点钟上班几点钟下班都要按时。凡是在赌场看场子、发牌、倒茶水、发高利贷的人一律不准参与赌博。岑瑞意还模仿西方黑手党的一套办法,时刻叮嘱成员们万一被抓要保持沉默。开口者要受到报复,闭嘴会得到恩惠。一次,团伙成员梁某权因勒索被抓,他没有指认同伙。被释放后,岑瑞意马上帮他买了1000多元的衣物作为奖赏,使这个来自农村的小子受宠若惊。“九洲命案”的现场指挥者梁某,在看守所里也是“零口供”,故岑瑞意每月给他老婆2000元,并另给800元让梁某在看守所里有吃有喝。但岑瑞意对团伙的控制还有极其残忍的一面,“九洲命案”之后,他怕陆某蝎一旦落网供出自己,暗地里命梁某在野岭上挖了一个坑,要杀掉陆。谁知警方及时抓住陆某蝎,无意中救了他一命。
 
  团伙势力壮大了,财力也雄厚了,岑瑞意想到了要搬迁总部,因为一大伙人在乡下议事太引人注目。于是他在市区的新兴二路租了一套房子,经常在此召开会议,确定每一次的行动以及“发展方向”。一天,岑瑞意正经八百地对核心成员们宣布,以后,我们这个团体对外就叫做“公司”!
 
“公司”的罪恶
 
  岑瑞意的“公司”没有名称,也没有注册,更不做生意,但它却卖力推销一种特殊的“商品”——罪恶。
 
  从这个“公司”的兴起到覆灭的6年间,它犯下的罪行数不胜数,危害巨大,且看如下。
 
  一、疯狂聚赌,祸害乡民。旺甫、夏郢、长发三镇本属苍梧县,后因行政区划改变,分属万秀区、蝶山区和苍梧县。三镇土肥水美,不仅有良田万亩,山上还有桂皮、八角、松脂等土特产,经济活动较为活跃。而岑瑞意正是看中了当地人身上有点钱,所以让团伙在三镇大开赌场,引诱村民前来参赌。其实来参赌的人,十个有九个都会输,赌场庄家则赚得钵满盆满。有时某些人手气好,可能会赢一些钱。但这不要紧,凡赢钱者,赌场要按赢钱的5%“抽水”,所以开赌者从不会亏本。除了圩日开赌,岑瑞意还“与时俱进”,颇有些前瞻性的谋略。这几年梧州市区扩大,紧靠公路边的旺甫镇被征了不少地。岑瑞意知道后,马上把“公司”主力派到旺甫,赌摊一个接着一个地开,不管男女老少,都要想办法把他们诱进赌场。可怜旺甫镇的不少人,昨天才拿到补偿款,进了赌场后一夜输了个精光,看到今天空空如也的口袋,这才叫苦不迭。更可恶的是,岑瑞意居然也要赌场人员“走基层”,到收桂皮的时节,赌场就要开到桂皮山上;八角香了,赌场就摆进八角岭;松脂流了,赌场又铺到了松树林。总之,哪里有钱赌场就开到哪里,真如水银泻地,无孔不入。三个镇的不少人在狂赌妖风侵袭下不能自拔,钱财输尽,血本无归,艰难度日。
 
  二、高利盘剥,豪夺无算。“公司”除了赌场的赢利,最大的一笔收入来自放高利贷。赌徒往往有一种心理,赌输后总想要扳本,但身上输得已无赌本了,于是就向赌场借高利贷。“公司”高利贷的利息没有什么标准或规定而言,随时随口乱变,高得不可思议。如苍梧的莫某,在赌场借了3000元高利贷,过了一个星期,连本带利要还16000元。莫某还不起,出逃外乡。“公司”后来就把做担保的莫某一个表弟抓住,打得死去活来,表弟只得帮莫某还了10000元。又如旺甫的李某,在赌场借了9000元,20天后要还35000元。李某见势不妙逃跑了。“公司”就派人去威胁李某家人,半夜去砸砖头砸酒瓶,搅得李家鸡犬不宁。后来李某试图潜回家,被“公司”成员抓住,劈头盖脸的一顿暴打,逼得李妻还了31000元,还写下了一张47000元的欠条。在三镇和苍梧的一些乡,因还不起“公司”高利贷而背井离乡者,有50余人。
 
  三、暴力讨债,酿成血案。对于赌场的高利贷盘剥,有不少人是不服气的,因此拖着不还。针对这种情况,岑瑞意就会派出“地下出警队”去讨债,在双方的暴力对抗中,生命往往会遭到蔑视,“九洲命案”就是这样发生的。此案中的死者李某泉其实不是赌徒,但他的叔叔参赌又借了高利贷。2010年6月的一天,“地下出警队”成员陈某龙、李某培等追讨赌债,威胁了李某泉的叔叔。李某泉见状大怒,率领一批村上青年反把“出警队”的人打了一顿。岑瑞意从此怀恨在心,伺机报复。2010年11月3日,梁某、陈某龙等看到李某泉一个人在九洲酒店,就报告了岑瑞意。岑瑞意于是指使陆某蝎去“教训”李某泉,之所以选择陆某蝎,因为他是外地人,面孔生疏,不易被警方识破。岑瑞意又授意梁某买牛角刀给陆某蝎,让他在现场指挥并指认李某泉,由此酿成“九洲命案”。
 
  四、无理株连,戕害无辜。为了讨得高利贷的巨额利润,“地下出警队”的手段无所不用其极,他们不仅伤害欠债人的亲属,甚至一些无辜者也受到牵连。旺甫镇的张某与人合伙建了一个林场,但此人好赌。在一次赌博输光后,借了“公司”3000元,过了10多天,“公司”要他还50000元,吓得他逃去了外地。“公司出警队”的人来到林场讨债,找不到张某,竟把林场另一合伙人许女士抓来毒打,逼许女士交了48000元现金。他们还叫嚣,这笔钱不算数,张某的5万元还要还!
 
  五、打击“同行”,垄断赌业。赌博是一项利润巨大的畸形产业,不仅是岑瑞意还有其他人也想染指。对这些想分一杯羹的人,岑瑞意采取了两种办法。一、有人想在旺甫、夏郢、长发开赌也可以,但要有“公司”的人参与管理,还要将利润的30%交给“公司”。二、若要独立经营决不同意,坚决狠打毫不留情。2012年1月,夏郢镇保安村的聂某林、陈某新等人在本村开设了一个赌场,岑瑞意知道后,指使余某、梁某坚等人去捣乱,双方发生冲突均有人受伤。5月18日,岑瑞意又派余某纠集了一批打手,携带铁棍、铁铲等凶器来到夏郢街上,找到聂某林、陈某新等人又打又砍。当时正好有一民警经过,见状进行劝阻,但余某等人毫不理会,照旧对聂某林等一路追打过去……
 
  六、非法洗钱,漂白罪行。岑瑞意是个心眼很多的人,他知道“公司”靠聚赌和暴力攫取来的钱财不合法也不安全,所以千方百计通过投资方式使之合法化。2010年,他安排岑某桂等人把“公司”的60余万元投资林木、松脂等行业,获利20余万元。不久,“公司”又与人一起投资搞稀土产品,但碰上国家整顿稀土行业,其奸计未得逞。2011年7月,岑瑞意授意梁某逸出面,将“公司”的40万元投资与人合开砖厂。可是谁知前期工程超出预算,所以到“公司”覆灭时,砖厂仍未建成投产。
 
  其实,“公司”的罪恶还有很多,真是罄竹难书。但只从以上所举的例子就可以看到,岑瑞意一伙是多么狡诈凶残无法无天。
 
致命一击
 
  经过半年的缜密侦查,梧州市公安局已掌握了岑瑞意团伙所犯罪行的事实和证据,并向梧州市委、市政府以及上级公安机关作出了汇报。
 
  梧州市委、市政府进行了认真的研究,市委书记刘志勇表示坚决支持市公安局采取行动,坚决打掉这一涉黑团伙。这有利于维护梧州的社会稳定和治安秩序,有利于营造良好的发展经济环境,有利于人民群众安居乐业。
 
  自治区公安厅也表示坚决支持,并将此案列为督办案件,协调其他地市公安机关配合。
 
  时机成熟了。
 
  在做好了各种准备和预案之后,2012年5月19日凌晨,随着补祥斌一声令下,300多名梧州民警分路出击。至天明,岑瑞意及其骨干喽啰80余人悉数落网。缴获现金20余万元,汽车6辆,电单车9辆以及赌具凶器一大批。
 
  岑瑞意没想到公安机关这么快就采取行动,所以在被抓时还没缓过劲来,这个平时自以为聪明的人一下丧失了理智,喊出了一句疯话:“我给你们公安局500万,放我一马好不好?”
 
  他大概没有明白一个简单的道理,尽管在这个世界上没有钱是万万不能,但钱也不是万能的,譬如公平和正义就无价!这也许正是他在人世间总混不好的悲剧所在吧。
 
  2013年6月7日,梧州市人民检察院向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指控岑瑞意及其60余名团伙成员,涉嫌犯有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13类罪行。
 
  2014年1月10日,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团伙主犯岑瑞意依法被判决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其余团伙成员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至无期徒刑不等的刑期。这些罪恶昭彰的犯罪分子,终于以坐牢收场。
 
  岑瑞意团伙被摧毁之后,旺甫、夏郢、长发三镇的赌风速降,与赌相关的刑事和治安案件也减少了七八成,社会秩序恢复了平静。农民种粮的种粮,种树的种树,各安其业,各得其所。
 
  去年5月的一天,记者来到夏郢镇,见到了镇党委书记刘泳锋,他招待我们在食堂吃午饭。席间,刘书记说,打掉岑瑞意团伙后,不光是治安好了,出去躲债的人也回来了,特别是赌风被压下后,各村的文娱活动又开展起来,舞狮、歌舞晚会、唱粤剧等等好不热闹。人们精神生活丰富了,参赌的人就会越来越少。
 
  难道你认为以前赌风盛行只是因为乡间娱乐活动少么?记者问。
 
  刘书记沉思良久后说,娱乐少只是一个方面,坏人引诱也是一个方面。究其根本原因,还是一夜暴富的思想在作怪。不想劳动又想赚大把的钱,这种欲望害死人哪!
 
  一名厨师正好端菜上桌,听到我们的对话后,竟然随口吟出一副对联:“莫求一夜暴富,只觉劳动光荣。”大家听后击掌称妙。
 
  “莫求一夜暴富,只觉劳动光荣”。这也是一个简单的道理,但岑瑞意等辈不懂或是不愿懂得它,最终堕入深渊。所以无论何时何地,我们都要尊重劳动,宣传劳动的光荣,鼓励勤劳致富,使人们摒弃不劳而获的非分之想,只有这样才可能刹住赌风,使之不再祸害人间。

 
专案组民警抓获4名团伙骨干。

 
专案组民警在犯罪嫌疑人黄某家中将其抓获。

 
专案组民警在犯罪嫌疑人谢某家中缴获一大批管制刀具。

 
专案组民警移交部分犯罪嫌疑人关押到看守所。

本网及网群刊发稿件,版权归平安广西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桂ICP备11007245-6号 桂公网安备 45010302000246号

广西壮族自治区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许可证 4510020090003 广西法治日报社打击“新闻敲诈”举报电话:0771-6119206 投稿邮箱:pagx666@163.com

平安广西网打击“违法和不良信息” 举报电话:0771-6119232 举报邮箱:pagx111@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