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学习宣传贯彻自治区第十一次党代表大会精神
  • 聚焦十八届六中全会
  • 省委政法委书记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重要指示
  • 广西平安建设名片之
  • 互联网+社会治理  全国法治媒体浙江行
  • 司法体制改革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构建对减刑假释检察监督的有效机制

2014-06-13 11:25:04来源:平安广西网责任编辑:罗方荣 本文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构建对减刑假释检察监督的有效机制
 
□黄春鸿
 
  减刑、假释是一种刑罚的变更,是为激励罪犯悔过自新、重新做人所设,也是落实宽严相济刑事政策、坚持改造罪犯和保障人权相结合的具体举措。然而,有的监管者将其视为权钱交易的筹码,严重践踏法律尊严,损害执法司法公信力。尽管在国家层面有关减刑、假释制度的法规不断完善,但“徒法不能以自行”,举报线索管理混乱、认定程序封闭简化、公开监督流于形式等诸多问题依然需要查漏补缺、接受监督,为此必须将减刑、假释整个过程置于检察机关的监督范围。
 
  一、法律关于检察机关对减刑假释实施监督的规定
 
  目前,关于检察机关对减刑、假释实施监督的规定,在我国《刑法》、《刑事诉讼法》及司法部发布的《监狱提请减刑假释工作程序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办理减刑、假释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减刑、假释法律监督工作的程序规定》等法律法规和司法解释中均有相应的规定。
 
  《刑法》第79条规定,对于犯罪分子的减刑,由执行机关向中级以上人民法院提出减刑建议书。法院应当组成合议庭进行审理,对确有悔改或者立功事实的,裁定予以减刑。非经法定程序不得减刑。第82条规定,对于犯罪分子的假释,依照刑法第79条规定的程序进行。非经法定程序不得假释。
 
  《刑事诉讼法》第262条规定,被判处管制、拘役、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的罪犯,在执行期间确有悔改或者立功表现,应当依法予以减刑、假释的时候,由执行机关提出建议书,报请人民法院审核裁定,并将建议书副本抄送人民检察院。人民检察院可以向人民法院提出书面意见。第263条规定,人民检察院认为人民法院减刑、假释的裁定不当,应当在收到裁定书副本后20日以内,向人民法院提出书面纠正意见。人民法院应当在收到纠正意见后1个月以内重新组成合议庭进行审理,作出最终裁定。
 
  《监狱提请减刑假释工作程序规定》第15条规定,监狱在向人民法院提请减刑、假释的同时,应当将提请减刑、假释的建议,书面通报派出人民检察院或者派驻检察室。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办理减刑、假释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24条规定,人民法院受理减刑、假释案件,应当审查执行机关是否移送相关材料。人民检察院对提请减刑、假释案件提出的检察意见,应当一并移送受理减刑、假释案件的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减刑、假释法律监督工作的程序规定》第8条规定,人民检察院应当在收到监狱提请减刑、假释的材料后10个工作日内审查完毕并提出意见。人民检察院认为提请减刑不当的,应当提出纠正意见并填写《监狱提请减刑不当情况登记表》。所提意见未被采纳的应当及时报告上一级人民检察院。人民检察院收到提请假释的材料后,应当填写《监狱提请假释情况登记表》,报有权作出假释裁定的人民法院的同级人民检察院。认为提请假释不当的,应当提出纠正意见,将意见以及监狱采纳情况一并填入《监狱提请假释情况登记表》。
 
  然而,司法实践中,检察机关对减刑、假释的监督方式主要还是一种事后监督,即检察机关对减刑、假释的监督主要是对法院已作出的减刑、假释裁定书进行书面审查,以决定是否提出纠正意见。刑罚执行机关(监狱)在向法院提请减刑、假释时,仅需同时将提请减刑、假释的建议书面通报派出检察院或者派驻检察室即可。
 
  二、法律规定存在的漏洞及原因
 
  首先,法律仅规定监狱在报请法院审核裁定减刑、假释时应将建议书副本抄送检察院,而其他减刑、假释的材料是否需一并抄送检察机关没有明确规定,使得检察机关未能监督监狱提请减刑、假释裁定的材料是否符合法律有关规定。
 
  其次,法律未规定检察机关参与法院对减刑、假释的审理过程,使得检察机关无法同步监督法院的裁定程序是否合法。
 
  第三,法律未规定法院对减刑、假释申请裁定的生效时限,意味着法院一旦作出裁定即生效。法律未预留给派出检察院或驻监检察室收到监狱提请减刑、假释的建议后提出意见的时间,法院自接到监狱的提请减刑、假释申请后即可作出生效裁决,因此可能存在这样一种情形:检察机关经审查后向法院提出书面意见时,法院对服刑人员的减刑、假释裁定已作出并生效。
 
  第四,检察院收到裁定书审查认为法院减刑、假释的裁定不当后向法院提出书面纠正意见时,此时服刑人员已离监,需要重新收监落实纠正意见,但很多服刑人员出监后若要对其重新收监,执行起来很困难,导致检察机关对监狱、法院减刑、假释的检察监督形同虚设。
 
  之所以出现上述问题,笔者认为主要有以下两个原因:
 
  首先,在现行的整个减刑、假释程序中,因没有规定检察机关同步进行监督的权力,使检察监督权的设计显得苍白无力,事后监督缺乏有效的保障措施。
 
  其次,从立法的角度考察,除在《刑法》和《刑事诉讼法》外,具体规定了减刑假释程序的《监狱提请减刑假释工作程序规定》和《关于办理减刑、假释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分别是由司法部和最高人民法院制定的。前者属于部门规章,后者属于司法解释,立法层级较低。且在减刑、假释过程中司法部下属的监狱管理部门是提请减刑、假释的机构,法院是裁定减刑、假释的机构,在这种“自己为自己立法”的情况下,难免会排斥对其实施权力的监督。
 
  三、加强检察机关对减刑假释监督力度的构建
 
  (一)把检察监督设置到对减刑假释的考核、提请、裁判等多个环节中,将事后监督变为事前鉴定、事中监督和事后监督的全程式监督
 
  目前,法院对减刑、假释的审理多采用书面审理的形式,判断服刑人员是否符合减刑、假释的条件往往是依据监狱提供的书面材料。按照目前人少案多的现状,要求法院对每一起减刑、假释案件都进行实体审查比较困难,这种情况下检察机关的全程同步监督显得尤为重要。
 
  首先,根据《监狱提请减刑假释工作程序规定》的规定,监狱提请减刑、假释,首先由分监区集体评议,然后经监区长办公会审核,再由监狱提请减刑假释评审委员会评审,评审委员会经评审后,将拟提请减刑、假释的罪犯名单及减刑、假释意见在监狱内公示7个工作日,最后由监狱长办公会决定将减刑、假释提请法院裁定。在这个过程中,检察机关均有机会对提请减刑、假释的每一步进行监督。比如在分监区召开全体警察会议集体评议,提出减刑、假释的建议时,检察人员可到评议现场,充分了解拟减刑、假释服刑人员平时的表现,对拟减刑、假释服刑人员的检举、立功材料进行核实;监狱提请减刑假释评审委员会召开会议,对刑罚执行(狱政管理)部门审查提交的减刑、假释建议进行评审时,应当吸收检察人员作为会议参与人到会,到会检察人员应提出意见;将拟提请减刑、假释的罪犯名单及减刑、假释意见在监狱内公示时,可将意见收集人设定为驻监检察室,以消除服刑人员或监狱其他干警对可能受到打击报复的顾虑;监狱提请人民法院裁定减刑、假释所提交的材料中应包括检察机关的意见。
 
  其次,法院在审查减刑、假释案件时,应征求检察机关的意见。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减刑、假释法律监督工作的程序规定》改变了原先书面审查模式中法官只听取执行机关独家之言的局面,有利于法官准确详细地查明和确定减刑、假释案件的事实和证据,防止偏听偏信。对于法院书面审理的减刑、假释案件,检察机关应及时将意见送达法院。
 
  (二)将减刑、假释制度及其工作程序由全国人大统一立法进行规定
 
  按照我国《立法法》的规定,有关犯罪和刑罚的法律只能由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进行立法。刑罚的产生、执行及执行过程中的变更,均属于刑罚的范畴,理应由全国人大或其常委会制定法律予以明确。在法律中应明确检察机关同步监督的权力,确保检察监督权的实施有法可依。
 
  (作者单位:柳州市柳南区人民检察院)
 
  

本网及网群刊发稿件,版权归平安广西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桂ICP备11007245-6号 桂公网安备 45010302000246号

广西壮族自治区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许可证 4510020090003 广西法治日报社打击“新闻敲诈”举报电话:0771-6119206 投稿邮箱:pagx666@163.com

平安广西网打击“违法和不良信息” 举报电话:0771-6119232 举报邮箱:pagx111@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