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共建共治共享·平安广西故事”微电影微视频微动漫比赛作品展
  • 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专题
  • 十九大专题
  • 十九大专题
  • 讲文明 树新风 公益广告
  • 聚焦2018全国两会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大榕树下的巡回审判

2018-11-07 15:25:48来源:广西法治日报责任编辑:赖冠宇 (本文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摘要 “现在开庭!传被告到庭……”当日上午,随着清脆的法槌声响起,一场特殊的庭审在苏圩镇慕村村口的大榕树下正式拉开序幕,附近的百余名村民兴致勃勃地赶来围观。
□广西法治日报记者 魏素娟
 
  南宁市慕村村民老黄想在原有房屋加建新房,便将工程承包给了同村村民慕某和奚某。慕某和奚某又找来同村村民一起承建该工程。不料,施工过程中吊机钢丝绳老化断线,吊机和翻斗车一起掉落砸伤村民老慕。老慕受伤后花费了9万余元的医疗费,出院后下肢瘫痪生活不能自理。事情发生后,老慕将老黄、慕某和奚某等起诉至南宁市江南区人民法院,索赔损失。11月6日,考虑到此案具有典型意义,江南区法院苏圩法庭将巡回法庭搬到慕村村口大榕树下开庭审理。
 
六旬老人进入工地受伤
 
  “现在开庭!传被告到庭……”当日上午,随着清脆的法槌声响起,一场特殊的庭审在苏圩镇慕村村口的大榕树下正式拉开序幕,附近的百余名村民兴致勃勃地赶来围观。为了让乡亲们旁听起来更加方便,法庭还增设了一名“翻译人”,负责将普通话翻译成当地方言。
 
  今年1月,村民老黄想在自家房屋加建一层。随后,他将该工程承包给同村从事劳务的慕某和奚某,双方口头约定施工劳务费为160元/平方米,施工原材料水泥、沙子、砖等由老黄提供,施工机械和人工由慕某和奚某负责。为完成上述劳务任务,慕某和奚某又找到老覃等6名村民一起施工。
 
  一个月后,工程顺利完工。老黄与慕某、奚某等施工工人另行商议,愿意以每人每天150元,以包吃的方式雇佣工人修建二楼天顶的围墙、房屋西面的三间厨房以及楼梯的梯帽。慕某、奚某等8名施工人员对此无异议,并开始进行施工。
 
  2月13日15时许,因工人老覃操作的吊机的钢丝绳突然断裂,致使装满砖头的推车坠落直接砸中一楼63岁的老慕。老慕受伤后,被紧急送往医院治疗,共支付医药费95041.28元。
 
  据了解,砸伤老慕的吊机是老慕家的,他出租给工人使用,每天收租金150元。没想到,因为吊机钢丝绳老化没来得及更换,结果发生了这样的悲剧。
 
  老慕治疗期间,施工队全体工友及屋主老黄一起凑了8700元给老慕作为治疗费用。其中,老黄垫付医药费1600元,慕某垫付2203元,奚某垫付650元,老覃垫付550元。
 
  老慕出院后,因为腿部和腰椎部严重受伤瘫痪在床,生活无法自理。出院后,老慕平均每天都要花费几百元处理伤口及加强营养,还需要专人特别照顾日常生活。昂贵的医疗费用让老慕黯然神伤,到底谁该为这起事故买单?老慕多次找各方当事人协商赔偿事宜,但未果。
 
  3月,老慕向慕村村委会反映,要求村委会干部出面协调老黄及慕某、奚某、老覃在各自承担的责任范围内作出赔偿。但由于事故责任划分和赔偿数额争议较大,协调未果。
 
  今年9月,老慕向江南区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老黄、慕某、奚某和老覃赔偿他住院治疗费、护理费等共计10万余元。其中,黄某应承担60%责任,赔偿6万余元;慕某和奚某应各自承担15%责任,赔偿1.5万元;老覃则承担10%的责任,赔偿1万元。
 
巡回法庭成村民普法课堂
 
  苏圩法庭受理案件后,考虑到该案在乡镇具有一定的典型性,具有很好的教育意义,故选择在慕村村口的大榕树下巡回审判。
 
  “我将工程承包给了别人,施工机械设备都是工人自己携带的。我文化水平低,无法对包工头带来的设备及工具的合格标准进行检查。”法庭上,老黄双脸憋得通红,连连为自己喊冤。他说,自己得知老慕受伤后也非常痛心,主动垫付了1600元医药费。之后,经慕村村委会协商后他也愿意赔偿1万元,但中途老慕又要求赔偿1.5万元。考虑他和老慕平时关系不错,他也表示愿意支付,但是老慕又反悔了,要求自己支付2万元才肯罢休,所以才打起了官司。老黄说,他认为应该由老慕和包工头慕某、奚某,以及工人老覃承担全部责任,自己无需担责。
 
  对此,慕某、奚某和老覃共同辩称,不应承担赔偿责任,是老慕自己跑到施工作业盲区的,老慕应担全责。
 
  在庭审辩论阶段,村民们也开始小声议论起这个案子。庭审现场的老慕由家人推着轮椅而来,由于天气炎热加上身体不适,在审判长允许下老慕提前离开了原告席。剩余的庭审环节,老慕则全权委托给他的代理人继续进行。
 
法官明析法律关系当庭宣判
 
  在充分听取各方当事人充分发表意见后。审判长宣布休庭5分钟,并在随后开庭中当场宣判了此案。
 
  法院审理认为,房屋施工过程中,屋主老黄与慕某、奚某之间成立承揽合同法律关系。慕某、奚某从老黄处承包到房屋主体建设任务后,召集了老覃在内的另外6人进行施工。慕某、奚某与老覃在内的其他劳务人员之间的法律关系符合合伙型建筑组织的法律特征。所谓合伙型建筑组织在农村是一种常见现象,在农闲时自发的聚集在一起,各成员之间没有明确具体的分工,只要参与劳动就可以分工钱,这种合伙虽没有明确盈亏、投资等方面的约定,但为了利益共同从事经营活动,分配劳动成果均衡,因此是一种比较松散的合伙关系。
 
  慕某、奚某与老覃在内的其他劳务人员之间的法律关系符合上述法律关系,故双方存在的是一种合伙的法律关系。
 
  在二层天顶的围墙、楼梯的梯帽以及房屋西面的三间厨房的附属劳务工程施工过程中,老黄与慕某、奚某之间的承揽关系又转变成了老黄与包括老慕在内的所有劳务成员的劳务关系。而本案原告受伤发生于劳务关系期间。
 
  侵权责任法第35条规定:个人之间形成劳务关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接受劳务一方承担侵权责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自己受到损害的,根据双方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根据该法律规定,本案老慕在提供劳务活动中受伤,应当根据当事人的过错程度确定相应的责任。
 
  老慕因老覃操作的吊机钢丝绳意外断裂导致载满砖头的吊机坠落砸中而受伤。对此,作为经常从事建筑劳务且恰好负责安全监督的老慕在作业时间未戴安全帽进入作业盲区,老覃在操作吊机前疏于对吊机安全检查,且未安装相关安全防护装置和警示标志,这是引发本次事故的原因。老慕、老黄和老覃均负有相应的过错责任。
 
  综合本案的案情,法院认为,老慕从事建筑劳务已长达两年之久,其对施工作业区的危险理应有更高的认识,而作为自家出租的吊机,对吊机的性能及折旧程度理应比其他人更了解,且在当日施工过程中,老慕本就是被安排负责安全巡逻和安全监督工作以避免其他人进入施工作业区发生意外,但老慕却明知正在高空作业还在未戴安全帽,未采取任何安全措施的情况下进入作业区从事其他工作。因此,对于老慕的受伤其本人过错程度较大。
 
  老黄作为接受劳务的一方,其应给包括老慕在内的劳务方提供一个安全的作业环境,但老黄在作业区未采取任何安全防护措施和安装防护安全网等装置,而且在二层主体工程修建过程中,老黄将劳务发包给没有任何资质的慕某和奚某,虽后来双方变成了劳务关系,但之前的承揽活动为后来的劳务活动埋下了安全隐患,因此老黄对于老慕的受伤过错明显。老覃虽不是专门负责吊机的操作、维护和检查,在当日操作前应对吊机进行安全检查,但其怠于检查,亦对原告的受伤有过错,不过其过错程度较轻。对于慕某、奚某,老慕并未提交证据在本次事故中存在过错,因此,老慕要求被告慕某、奚某承担相应责任,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对其诉请,法院不予支持。
 
  最终,法庭当庭宣判老慕对自己的损失承担60%的责任。老黄承担35%的责任,即赔偿3.6万余元;老覃承担5%的责任,即赔偿5000余元。其他被告因不存在过错,不承担责任。
 
  “第一次旁听庭审过程,而且在自己家门口,我觉得给我们村民也上了一堂法律课。”庭审结束后,村民慕庆社激动地说。
 
  当天负责审理该案的刘绍锋法官认为,农村安全意识薄弱,巡回法庭就是为了普法宣传,提高农村自建房施工人员的安全意识。通过该案也可以看出,各方赔偿能力低下。刘法官建议,农村自建房施工队在施工过程中最好购买保险,以保障自己权益。另外,相关部门要加大对农村自建房的监督,预防安全事故的发生。
 
  

本网及网群刊发稿件,版权归平安广西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桂ICP备11007245-6号 桂公网安备 45010302000246号

广西壮族自治区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许可证 4510020090003 广西法治日报社打击“新闻敲诈”举报电话:0771-6119206 投稿邮箱:pagx666@163.com

平安广西网打击“违法和不良信息” 举报电话:0771-6119233 举报邮箱:pagx666@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