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聚焦2018全国两会
  • 聚焦2018年广西两会
  • 平安广西网关于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
  • 深化平安广西建设亮点报道
  • 十九大
  • 砥砺奋进的五年 网上展厅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改革完善刑事案件速裁程序的建议

2018-03-20 10:10:52来源:平安广西网责任编辑:吴金洋 (本文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陈军宇 韦宇安
 
  为解决“案多人少”的矛盾,全国人大常委会于2014年6月27日通过了《关于授权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在部分地区开展刑事案件速裁程序试点工作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决定》明确了刑事案件速裁程序的适用情节的范围、适用的罪名和适用量刑的范围,同时授权广州、北京、山东、上海等18个城市开展试点。从为期两年的刑事案件速裁程序试点工作运行情况来看,中国的刑事案件速裁程序已见雏形。本文尝试分析此项试点工作运行过程中存在的问题并提出建议,以期对完善刑事案件速裁程序有所裨益。
 
  一、刑事案件速裁程序试点运行过程中存在的问题
 
  (一)刑事案件速裁程序的法律定位不明确
 
  在《决定》及相关的法律文件中,刑事案件速裁程序的法律定位模糊。在《决定》的设计中,刑事案件速裁程序与简易程序的区别仍不明显。
 
  (二)适用速裁程序的刑事案件类型较少
 
  目前的刑事案件速裁程序是和解程序、简易程序的简化版。《决定》对于刑事案件速裁程序的规定多是参照我国刑事诉讼法的规定,既规定适用速裁程序的几种罪名,又规定了适用的刑罚,即罪名加刑罚的规定方式。这样,相对来说速裁程序的适用范围较之和解程序、简易程序的适用范围更窄,以致速裁程序在实践中的适用比例相对降低很多,大大影响了刑事案件繁简分流的效果。
 
  (三)缺乏相应组织与人员配备保障
 
  轻微刑事案件还是属于刑事案件的范畴,但是其机制的运行周期、人员要求、程序要求及质量把关等方面与其他刑事案件明显不同。据了解,一些试点院在不同程序上均未提供相应的组织及人员配备,轻微刑事案件快速办理机制的充分有效运行缺乏相应的硬件基础。
 
  (四)部分审判人员没有重视速裁制度的执行
 
  一些试点院反映,有部分办案人员抱怨速裁程序的专人专办分配方案不合理,部分人员专办简单案件,另一些人员则长期办理复杂案件,这使得一些办案人员不积极、不重视速裁制度的落实。
 
  (五)速裁案件从宽处罚的优势没有得到体现
 
  从司法资源上说,刑事速裁程序的确让司法工作人员少做了一部分的工作,客观上节约了司法资源,那么这部分被告人应该得到一定的量刑奖励;从司法角度上说,应当体现量刑激励精神,对其进行从宽处罚。但从《决定》及各地的实施细则来看,这些规范性文件并没有关于速裁案件从宽处罚方面的明确规定。从目前试点实施情况看,速裁案件判处非监禁刑的比例比普通刑事案件判处非监禁的比例略高,甚至大体持平。这说明适用速裁程序的被告人在量刑方面并没有明显体现其从宽的优势。
 
  二、改革完善刑事案件速裁程序的建议
 
  (一)健全立法,明确刑事案件速裁程序的法律定位
 
  案件数量激增是国内外司法实践共同面临的严峻形势。目前,英美法系和大陆法系的代表国家均出现适用协商程序、简易程序的案件在数量上取代普通审判程序,并成为主流普通审判程序补充的现象。传统刑事司法所追求的实体优位、精确量刑的目标很大程度上被诉讼经济的价值所取代。而我国的刑事案件速裁程序已在部分地区试行一段时间,收到一定的效果。如果要将刑事案件速裁程序作为新的诉讼程序来推广,需要有立法的支撑,构建普通程序、简易程序、速裁程序相配套的多层次诉讼程序体系。这必须将刑事案件速裁程序纳入相关法律中,为速裁程序提供法律依据,使之更具可行性。
 
  (二)应适度扩大适用的范围,更好地实现案件的繁简分流
 
  当前,造成刑事案件速裁程序适用较低的主要因素之一,是适用刑事速裁案件的条件过于严格。过于严格的程序准入标准,无法应对劳动教养制度废除后轻微犯罪案件数量日益增长的现状,这样会使司法人员对刑事案件速裁程序的应用仅限于向盗窃、交通肇事、寻衅滋事等情节较轻的犯罪。如果把刑事案件速裁程序确立为普通程序、简易程序之后的第三个刑事审判程序,充分发挥刑事速裁程序案件分流的功能,则必须对该程序的适用范围进行科学调整。
 
  (三)提倡专人专办,监督赔付落实
 
  有效发挥刑事速裁程序分流案件的功能,加强刑事案件速裁程序工作的制度化、规范化,是健全刑事案件分流机制的必由之路。为了达到快速、简便的目的,推行刑事案件速裁程序需要解决组织与人员配备问题,设置灵活的办案时间。因此,应该有专门的编制、人员负责此项工作。如应当安排专人送达文书,对被告人适用速裁程序的自愿性、合法性进行审查。目前,公安机关、检察机关、法院人员都非常紧缺,如果走速裁程序,势必要求专人跟踪案件,同时,应该时刻注意防止冤假错案、辩诉交易等情况的发生。
 
  为防止出现适用刑事速裁程序案件的被害人得不到赔偿而申诉、闹访的问题,对一方或双方当事人在签和解协议之后、速裁之前反悔的,人民法院应了解反悔的原因,并当庭主持双方进行调解。和解不成的,应从速裁程序转为普通程度。如果达成新的和解协议,则继续进行速裁。
 
  和解协议达成后,可能出现一方或双方毁约、不履行和解协议的情况。如果和解协议达成后,检察机关作出不批准逮捕决定、不起诉决定或人民法院对被告人从宽处罚,但此后和解协议未能履行,则很可能引起被害人一方不满,导致办案机关陷入被动。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发生,有的办案机关要求被告人先履行和解协议的义务,如赔偿到位,之后才作出不批准逮捕、不起诉或从宽处罚的决定。如果被告人与被害人一方无法见面协商的,被告人可以与被害人一方协商先把赔偿款项交到法院,或者提供相应的履行担保。这样有助于解决被告人不履行赔偿义务的风险问题。
 
  (四)明确从宽处罚的幅度,扩大非羁押强制措施和非监禁刑的适用
 
  速裁程序的生命力不但在于司法机关的推动和执行,更在于被告人选择适用该程序的主动性。从目前试行刑事案件速裁程序的18个试点地区的司法实践来看,被告人同意适用刑事速裁程序的案件与之前没有速裁程序的类似案件相比,在刑罚的使用、量刑幅度上变化不大,即没有形成认罪认罚的量刑激励机制。而只有激活量刑激励机制,才能让更多的被告人选择刑事案件速裁程序。为了使刑事案件速裁程序发挥作用,应在相关的法律文件中明确规定,无论在侦查阶段或审判阶段,对轻微犯罪的被告人同意适用刑事案件速裁程序进行办理的,都应当在量刑的时候予以从轻处罚。这样才能解决刑事案件速裁程序难以推广的困境,使刑事案件速裁程序真正成为继普通程序、简易程序之后的第三个刑事案件办理程序。
 
  (作者单位:桂平市人民法院)

本网及网群刊发稿件,版权归平安广西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桂ICP备11007245-6号 桂公网安备 45010302000246号

广西壮族自治区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许可证 4510020090003 广西法治日报社打击“新闻敲诈”举报电话:0771-6119206 投稿邮箱:pagx666@163.com

平安广西网打击“违法和不良信息” 举报电话:0771-6119233 举报邮箱:pagx666@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