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专题
  • 十九大专题
  • 十九大专题
  • 讲文明 树新风 公益广告
  • 聚焦2018全国两会
  • 聚焦2018年广西两会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无尽的思念(作者:兴宾区检察院 韦琼英)

2018-05-08 10:36:24来源:广西法治日报责任编辑: (本文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韦琼英
 
  母亲96岁时离开了我们,虽然至今5年多了,但她的音容笑貌常常浮现在我的眼前。
 
  我的母亲是一名地地道道的农村妇女,出生在旧社会贫苦农民家庭。她十八岁嫁给我父亲,父母生我们兄妹六个。我是家中的老幺,对母亲有记忆时,她已是50多岁。我们兄妹六个,加上祖父母,组成一家十口人的大家庭。父亲身体瘦弱,又老实巴交,所以操持一大家的重担几乎落在母亲肩上。
 
  母亲非常勤劳,心灵手巧。她干活是一把好手,粗活细活都能干,粗到能砌墙盖瓦,细到能纺纱织布、做衣裳,在当时的农村算是个女强人。年轻时,她除了干好生产队的活外,还充分利用工余和晚上帮人家缝衣服、织纹帐布赚些手工钱补贴家用。20世纪70年代大家都是凭布票买布来做衣服,那时缝纫机也少,一个村也没有几台,且要凭票购买。记得我家那台上海牌缝纫机还是托大嫂在供销社工作的父亲才买到的,这老物件至今还保留着。缝纫机买回来后,母亲如获至宝,保管得很好。母亲做的衣服合体,手工又好,收的手工费又便宜,邻里乡亲们都喜欢给她做,我们全家大小及村上大多数乡亲的衣服都出自母亲的手。
 
  随着哥姐们成家,我也上初中了,家里开销也越来越大,这些收入已难以维持家庭开销,母亲就买了二十只毛兔回来养。找兔草也就成了我放晚学后的任务。每只毛兔每个月可以拔一次毛,由供销社收购。记得有一次我和母亲拿兔毛去卖得30多元钱,母亲非常高兴,特地到街上买几尺布给我做了一套衣服。
 
  母亲没读过书,没有文化,她常常教育我们一定要努力学习,因为她深深体会到没有文化的痛苦。她70多岁时还说:“如果我再年轻20年,我一定学文化。”当时听到母亲这话我也不在意,所以没教她认字成了我今生的一大遗憾。
 
  母亲虽不知书,但她识理,善解人意。她常教导我们为人做事要将心比心,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要学会换位思考。
 
  记得20世纪70年代的秋冬时节,常常有三三两两的外地农民到村上乞讨,尽管那时我们的生活并不富裕,粮食也很紧张,但母亲每次都会给乞讨的人几斤大米、玉米或一些红著。有一次,她见一个阿姨背着孩子没有背带,母亲还找来一条背带给那个阿姨。那个阿姨“咿咿呀呀”地讲着我们听不懂的方言,大概是谢谢母亲的意思,还向母亲深深地鞠了一躬。有人曾劝母亲:“这些人都是好吃懒做的,专门出来骗钱物,你给东西他们干吗?”母亲答道:“没有困难谁愿意拖家带口、背井离乡低三下四出来行乞,谁都有困难的时候,我们能帮多少就帮多少。”
 
  母亲还教育我们要孝敬长辈。我们姐妹始终牢记母亲的教诲,孝敬公婆。前些年去姐姐家时,我经常听到亲家妈夸姐姐勤劳、脾气好。2013年初,我也被来宾市评为首届孝老爱亲的道德模范。记得有一年中元节,大嫂说天气太热不想回娘家,母亲就批评了大嫂,叫她回去看望父母。
 
  我儿子出生后,74岁的母亲来帮带,因我丈夫在公安派出所工作,忙得基本没有时间照顾家庭。母亲的到来帮了我们的大忙。那时单位大院有一片荒地,母亲就去挖一块地种菜。我们担心她累坏,劝说她不要去种,一家人吃不了多少菜。母亲认为自己种的菜不用化肥农药,好吃,所以依然劳作不止。
 
  儿子上学后,母亲觉得没有什么事干不习惯,便回家了。每次我回去看她,回来时,她一定要送我到村口,目送我走到山坳。我回头还见她朝我挥手。直到我走过山坳,消失在她的视野,她才依依不舍地回去。
 
  如今,母亲走了,再也见不到她送我离家的身影,给我留下无尽的思念。
 
(作者单位:来宾市兴宾区人民检察院)

本网及网群刊发稿件,版权归平安广西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桂ICP备11007245-6号 桂公网安备 45010302000246号

广西壮族自治区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许可证 4510020090003 广西法治日报社打击“新闻敲诈”举报电话:0771-6119206 投稿邮箱:pagx666@163.com

平安广西网打击“违法和不良信息” 举报电话:0771-6119233 举报邮箱:pagx666@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