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时代枫桥经验”专题
  • 2018年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
  • “共建共治共享·平安广西故事”微电影微视频微动漫比赛作品展
  • 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专题
  • 十九大专题
  • 十九大专题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欢喜冤家(作者:东兰县公安局 覃志江)

2018-11-28 14:02:13来源:广西法治日报责任编辑:赖冠宇 (本文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覃志江
 
  他前脚刚踏入派出所大门,她后脚就跟着到了。所长仔细看了他们的档案,才知道两人是同届校友。
 
  如故是治安系。安然是侦查系。安然、如故,校友、同事,真有点意思。所长想。
 
  决不能输给她!如故暗暗发誓。
 
  一定要赢他!安然悄悄握起拳头。
 
  在分配业务时,所长遇到了难题,如故声称自己所学的专业,不适合当内勤;安然也说自己是刑侦专业,更不适合当内勤。就这样,两人就分到同一个外勤组。
 
  头一次出警,两人配合相当默契,前后夹击,把一个善于长跑的惯偷抓住了。
 
  但是两人独处时,却为这事斗起嘴来。
 
  安然说:“没我在前面堵,说不定还抓不到那贼人呢!”
 
  如故不以为然:“要不是我把他追累了,保不准他又成功逃脱了!”
 
  安然说:“你就吹吧!下次就让你独食,看你吞得下吗?”
 
  这话还果真应验了。那天如故上街,突然听到有人喊“抓贼”,只见一个影子在前边飞奔,他随即追了上去,可追到一个巷子时,贼不知窜到哪儿去了。他找了大半天,仍一无所获。安然知道这事后,有点幸灾乐祸。
 
  年底县局评先进,要从如故与安然中推荐一人。如故想参评,安然也想参评,不过想归想,如故让给了安然,因为追不上窃贼的那档事,让他觉得丢人;安然呢,又让给了如故,因为她觉得全年请了几次假,误了不少工作,哪还有理由去争先进呢?好在所长又从局里争取一个名额,最后两人均榜上有名。
 
  有亲戚在城里给如故介绍了一个对象,据说是法院书记员,美女型的。如故向所长请假,说要上城里会个面。所长同意了,但安然却找到所长,说有个如故主办的案子就要到期了,他去了,案子怎么办?所长又改了口,让如故先办完这案子再说。
 
  如故知道是安然搞的鬼,心里有些怨恨,几天都没和她搭话。他想,会有你好看的。
 
  那天,安然的高中同学从市里赶来,据说暗恋安然已经好久了,安然对他也有点意思。这次赶来,这家伙早已做好向安然表白的准备。
 
  安然和男同学出街不久,一个警情电话就打来了,说村里有人打架。所长叫如故先带两个辅警赶过去。如故说不行,那地方安然最熟悉,最好还是叫安然一起过去。
 
  安然不得不撇下老同学,随如故到村里执行任务。次日安然返回时,老同学已经走了。
 
  如故得知后,故意在她面前唱道:“我的爱情鸟已经飞走了,我的爱情鸟看来没有了……”
 
  安然戏谑道:“有些人连爱情鸟都没有,还飞什么飞!”
 
  那次,两人到市里参加业务培训,晚上安然的同学请K歌,她邀上如故一起过去。如故起初拒绝,但又拗不过安然,最后还是去了。谁知一进门,她的一帮女同学惊叫起来:“哇,安然,你的男朋友这么帅气!”弄得如故满脸通红,好在安然帮他掩饰过去。
 
  临别,他听到了安然与一个女同学的耳语。
 
  “你男朋友长得真帅,就是穿着有些寒酸。”
 
  “不是的,是我同事。”
 
  “那介绍给我吧!”
 
  “想挖我墙脚,想得美!”
 
  次日,安然把一套西装送到如故宿舍,如故死活不肯收下,直到安然发气,如故才勉强收了下来。
 
  培训结束,回到所里,如故松了一口长气说,当安然一个多月的“男友”,真的好累。
 
  不知这话怎么传到安然耳朵,她气得大骂。
 
  他们两人的矛盾起源于辖区一起重大入室盗窃案。那天从勘查现场回到所里,所长组织召开案情分析会,如故认为,根据案发时间、作案手段、现场痕迹等判断,这是一个流窜团伙所为,但安然持有不同意见,认为当地人作案的可能性较大。不知不觉中两人便吵了起来,安然一气之下甩门而去。
 
  过后,如故几次想找安然道个歉,但她不理睬,如故只好不了了之。
 
  那天,所里组织去抓赌,赌场在山村一间木屋里,如故与安然负责堵住侧门,但侧门的阳台是木头搭建而成,两人冲上去时,4米多高的阳台突然倒塌。情急之下,如故将安然抱住,在落地的瞬间用自己身躯当垫背。安然没事,如故却受伤昏了过去,被同事送往医院抢救。
 
  如故醒来时,已是大半夜,天气有些阴冷,安然伏在病床边睡着了,一只小手轻轻按在他的大手上。顿时,幸福的暖流在他心间流淌。他挣扎着想把一件衣服盖到她身上,无奈力不从心。安然惊醒过来,一脸喜悦地说:“你终于醒了,不要乱动,医生交代的。”
 
  如故说:“要是你是我老婆或者女朋友,大家来看我时,我就不会尴尬了。”
 
  安然说:“这几天,你就暂时把我当成你老婆或者你女朋友吧。”
 
  就这样,安然精心护理着如故。
 
  一晃眼,就过了半个多月,如故准备出院了。
 
  如故说:“我还不想出院呢。”
 
  安然笑:“想得美,谁不懂得你的心思……”
 
  一年后,因为工作关系,如故受令调回城里,所里为他设了个简单的离别宴。
 
  所长提醒:“如故老弟,你和安然很有夫妻相,趁着她还没有男朋友,你得抓紧呀!”
 
  如故说:“我想呀,但她那眼界高着呢,我这种人,哪是她的菜?”
 
  所长也悄悄问安然:“我认为如故人还不错,还没有女朋友,你是否考虑考虑。”
 
  安然说:“人还可以,但我觉得他有些木讷。”
 
  在派出所,他们的所谓爱情就这样擦肩而过。
 
  两年后,如故在城里结了婚,妻子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小胖子。原来,如故进校园做先进事迹报告时,一位中年教师得知如故还没有女朋友,就把好友的女儿介绍给如故。碍于情面,如故去见了一面。谁知,一见面,两人先是一惊,后是开怀大笑,他们那亲密样子让旁边的老人都觉得不可思议。
 
  当时,安然万万料想不到,母亲逼着她去相亲的对象,就是情愫暗牵的如故。
 
 

本网及网群刊发稿件,版权归平安广西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桂ICP备11007245-6号 桂公网安备 45010302000246号

广西壮族自治区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许可证 4510020090003 广西法治日报社打击“新闻敲诈”举报电话:0771-6119206 投稿邮箱:pagx666@163.com

平安广西网打击“违法和不良信息” 举报电话:0771-6119233 举报邮箱:pagx666@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