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改革开放40年网上展厅
  • 改革开放40周年
  • “新时代枫桥经验”专题
  • 2018年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
  • “共建共治共享·平安广西故事”微电影微视频微动漫比赛作品展
  • 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专题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拨开车辆“变脸”疑云

2019-04-11 15:40:14来源:广西法治日报责任编辑:赖冠宇 (本文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苍梧县法院厘清一农民工死亡责任,追回33万元事故赔偿款
 
□广西法治日报记者 李继远 通讯员 李敏妮
 
  一名货车司机5天前在工地出了事故撞到头部,5天后因大量饮酒导致头部颅内创伤在工地暴死。事发后,家属将涉案各方告上法庭进行维权,责任认定成了案件焦点。法官从车辆维修店的视频录像中找到证据,还原了死者与涉案各方的关系,厘清了各方责任。近日,经过苍梧县人民法院法官全力调解,死者家属拿到33万元赔偿款。
 
突发:一农民工工地暴死责任谁来担
 
  2017年5月17日7时50分,苍梧县石桥镇的农民工曾某将货车停在苍梧大道项目工程工地,嘱咐工友帮他买两个包子垫肚子。没想到,工友一转头,曾某就从驾驶室栽倒在地上,不久就停止了呼吸。
 
  事发后,曾某的家属希望能得到工伤赔偿,但找谁赔偿却犯了难。家属称死者事发时就在苍梧大道项目工程施工地工作,工程中标方是五建公司,五建公司将工程转包给汤某,汤某又将部分工程分包给莫某,因此五建公司、汤某、莫某应该为此事负责。五建公司及汤某均表示并没有与曾某签订劳动合同,也没有为他安排工作,更没有发过工资,曾某不是他们的员工,他们不该对此事负责。
 
  曾某家属认为曾某在莫某手下干活,莫某是雇主。但莫某认为,曾某与其是承揽关系。因为车辆是曾某自己提供,工作时间是曾某自己安排,并独立开展运输工作,双方日结运输费,所以两人之间应是承揽关系。而且,事故发生前一星期曾某就已经辞职。因此,莫某不愿对此事负责任。
 
  曾某死亡时间是7时50分,离上班时间8时还有10分钟,到底算不算是上班时间难以确定。曾某是颅内出血加上大量饮酒导致暴死,五建公司、汤某、莫某认为曾某死亡是自身原因所致,不是施工安全事故导致,都不愿意对此事负责。
 
  在长达一年半的时间里,曾某家属多次申请工伤认定,均被对方以各种理由推脱。2018年11月,曾某家属将五建公司、汤某、莫某诉至苍梧县法院,请求法院判令各被告共支付45万元事故赔偿款。
 
“变脸”:事故车换“身份”疑点重重
 
  承办案件的林法官面对案情,眉头紧锁。此案有诸多疑点,首先,曾某是否受人雇佣,受谁雇佣无法确定。曾某不仅没有签订劳动合同,工资也是莫某委托别人以微信红包的方式发放的,无法证明该红包就是工资。其次,死者死亡时间是否为上班时间无法确定。再次,事故发生时曾某驾驶的货车车主是谁无法得知。
 
  林法官到公安机关调取案件信息,发现曾某出事时驾驶的车辆是一辆白色、标有7字工号的货车。但林法官向莫某确认时,莫某却一口否认该车是曾某驾驶的。莫某还翻出工作登记本,证明曾某平时开的是一辆白色、工号为“3”的货车,不仅工号不同,车头款式也不一样。林法官到工地检查发现,不管是警方留档的7号还是莫某口中的3号货车都不见踪影。林法官到车管所调查也仅查出该车没有车牌、证件、记录。办案工作由此陷入僵局。
 
执着:法官解开谜团厘清各方责任
 
  一个月后,莫某再次提供线索,称他在一家修车厂看见了警方记录里提到的嫌疑车。林法官立即赶到现场,经一番比对,确认该车就是嫌疑车,只是车的颜色由白色变成了蓝色。林法官多方打听才找到驾驶嫌疑车来维修的姓卢男子。卢某解释,这的确是曾某的车,因为曾某生前欠他一笔钱,曾某出事后卢某便用该车来抵债。因为这是辆事故车,他觉得不吉利,就将车刷成蓝色。
 
  修车厂老板也认出这辆车就是曾某的。2018年5月11日,曾某驾驶货车时不慎发生翻车事故,车头车窗损坏,就来该厂修理,换了车头,于是3号白色货车变成警方记录里提到的7号货车。修车厂有当时换车头的录像。
 
  事实证据清晰,货车车主是曾某。难道曾某与莫某真的是承揽关系?
 
  为厘清曾某与被告方的关系,林法官再次来到苍梧大道项目工程部找相关负责人和曾某的工友询问情况。
 
  经过深入调查,林法官终于从曾某的工友口中得到关键线索:曾某与工友的工作都是由莫某安排,包括工作内容、工作时间、工作量等;大部分工人都是通过微信转账的方式领工资。工友认为,他们与莫某就是雇佣关系,曾某是人、车一起受莫某雇佣。工地并没有明确规定上班时间,曾某死亡前已经开始上车工作,理应算在工作时间内。
 
  林法官查实,曾某死亡5天前曾在工作时出过翻车事故,当时他的头部被撞,但没有出现不适,就没有在意,既没有报警也没有就医。5天后,曾某在晚上大量饮酒,导致头部颅内创伤爆发,第二天暴死。如此种种证明了曾某要为其死亡负主要责任。
 
  另外,翻车事故发生时间刚好与莫某称的曾某辞职时间吻合,证明曾某是因为车坏了无法做工,而非辞职。曾某修好车来到工地时发生暴死事件,死无对证,给了莫某说曾某辞职的借口。
 
  林法官还发现:五建公司将项目工程违法发包给没有施工资质的汤某,汤某又将挖掘工作违法分包给没有资质的莫某。在曾某死亡事件中,五建公司、汤某、雇主莫某应承担连带责任。
 
  2019年春节前,林法官召集各方当事人,向他们出示了证据及相关询问笔录。
 
  面对铁一般的证据,汤某终于承认自己是工程的实际施工人,莫某也承认曾某是在工地上发生事故的事实。
 
  由于曾某要为自身死亡负主要责任,曾某的家属愿意承担30%的民事责任,在赔偿上作出让步。于是,莫某、汤某等承担70%的赔偿责任。汤某自愿一次性支付10万元给曾某的家属;莫某也愿支付23万元给曾某的家属。
 
  近日,曾某家属已拿到33万元赔偿款。
 

本网及网群刊发稿件,版权归平安广西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桂ICP备11007245-6号 桂公网安备 45010302000246号

广西壮族自治区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许可证 4510020090003 广西法治日报社打击“新闻敲诈”举报电话:0771-6119206 投稿邮箱:pagx666@163.com

平安广西网打击“违法和不良信息” 举报电话:0771-6119233 举报邮箱:pagx666@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