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改革开放40年网上展厅
  • 改革开放40周年
  • “新时代枫桥经验”专题
  • 2018年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
  • “共建共治共享·平安广西故事”微电影微视频微动漫比赛作品展
  • 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专题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有晕厥症状及癫痫病史仍从事高空作业 装卸工从车顶跌落身亡谁担责?

2019-05-16 11:27:59来源:广西法治日报责任编辑:张振鹰 (本文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广西法治日报记者 李继远 通讯员 祝裕旺 陆金香
 
  李铭常年受雇为雇主将竹子装车。他有反复晕厥症状及癫痫病史。2018年11月,李铭在工作中从车顶跌落地面,经抢救无效身亡。究竟谁该为这起事故负责?不久前,藤县人民法院审结这起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
 
  装卸工从车顶跌落身亡
 
  李铭系藤县东荣镇某村村民,常年在太平镇某村码头为韦朝装竹上车。2018年11月6日,村民聂彦通过电话告知韦朝有竹子出卖。经商量,韦朝同意以4元/条的价格购买聂彦的竹子。聂彦找船将竹子运到太平镇某村码头交给韦朝。
 
  乡村道路过窄,韦朝的汽车不能开到码头。韦朝通过李铭找汽车代运竹子,运费及装车费由韦朝支付。聂彦、李铭等4人一起将竹子装车,并商量好平分韦朝给的装车费。当日18时许,竹子装车完毕时,李铭从车顶跌落到地上受伤,随后被送至藤县的一家医院抢救。医院诊断为:特重型颅脑外伤,脑挫裂伤,双侧额颞顶部硬膜外,下出血,蛛网膜下腔出血,脑疝形成,颅骨骨折;中枢性呼吸衰竭;肺挫伤;吸入性肺炎。因病情危重,医院建议将李铭转上级医院继续治疗。李铭的父母从广州雇请救护车将李铭送往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治疗。后李铭因重度颅脑损伤,经抢救无效死亡。
 
  因赔偿问题协商未果,李铭的父母将韦朝、聂彦诉至藤县法院,要求两人赔偿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等共计47万余元。
 
  谁该担责引发争议
 
  李铭的父母认为,李铭为韦朝、聂彦装竹上车时坠亡,他与韦朝、聂彦系雇佣关系。根据相关法律规定,雇员在雇佣过程中受到人身伤害的,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因此韦朝、聂彦应当赔偿医疗费、死亡赔偿金等经济损失。
 
  韦朝辩称,李铭并不是他雇请的,他不应承担任何责任。李铭患有癫痫病,其作为成年人,应知自身情况,却长期从事高空作业,从而导致事故发生,李铭应负全部责任。另外,李铭的父母对损害结果有扩大的行为。医院在李铭的出院记录上记载:建议转上一级医院治疗。李铭的父母没有选择在广西区内上级医院治疗,而是选择去天津治疗,故相关费用应当由李铭的父母自行承担。
 
  聂彦辩称,李铭不是他雇请装竹上车,而是韦朝雇请的,装车费由韦朝支付。他与李铭不存在劳务关系,不应当承担任何赔偿责任。李铭作为一个成年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且已有10多年装竹工作经验,其明知自己患有癫痫病却一直从事上述工作,故其应负事故的主要责任。
 
  法院审理查明,李铭父母提供的医院出院记录记载:李铭既往有颅脑手术病史,具体不详,术后仍反复有晕厥症状。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入院记录记载:李铭既往癫痫病史10余年,5年前行手术治疗,亲属称术后效果好。
 
  一审判决雇主担责六成
 
  藤县法院审理后认为,李铭父母提供的相关证据以及法院调取的证据,足以证明聂彦、李铭等4人为韦朝从地面装竹子上车过程中,李铭从车顶跌落地上受伤,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的事实。经核算,李铭受伤死亡所致各项经济损失共计42.5万余元。
 
  法院指出,李铭的出院医嘱为“建议转上级医院继续治疗”。李铭病危,在医疗条件和技术相同的条件下,其父母本应就近将李铭送到广西区内省级医院或相邻其他省级医院住院进一步抢救。李铭的父母从广州市请救护车,若就近送到广东省一级医院抢救,则属于合理开支,酌情考虑救护车费1万元。但李铭的父母将李铭送到几千公里外的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住院抢救,对超过1万元部分的救护车费,不予支持。
 
  法院认为,根据李铭、聂彦往来的微信记录和相关笔录,韦朝是接受装竹上车劳务的一方,李铭与聂彦等4人是提供装竹上车劳务的一方,韦朝支付的装车款由李铭与聂彦等4人平分,因此韦朝与李铭、聂彦等4人形成劳务关系。我国侵权责任法第35条规定:“个人之间形成劳务关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接受劳务一方承担侵权责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自己受到损害的,根据双方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1条第1款的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韦朝依法应对李铭的死亡后果承担赔偿责任。
 
  法院指出,李铭明知自己有晕厥症状和癫痫病史,不能从事高空作业,仍常年为韦朝装竹上车。在高空作业过程中,李铭本应尽到合理的自身安全注意义务,但他未能尽到该义务,以致从车顶跌落地上受伤死亡,因此,李铭存在过错。侵权责任法第26条规定:“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韦朝支付装车费给李铭与聂彦等人,但没有为他们提供必要的劳动安全保障,违反法律规定。因此,韦朝对李铭的死亡负主要责任,李铭对其自身死亡的后果负次要责任。聂彦作为雇员,与李铭等人平均收取韦朝支付的搬运竹子上车的人工款,对李铭的死亡不承担赔偿责任。法院酌定李铭对其死亡后果自担40%的责任、韦朝对李铭的死亡后果承担60%的责任。
 
  今年2月25日,藤县法院一审判决:韦朝赔偿李铭的父母因李铭死亡造成的各项经济损失共计25.5万余元;驳回李铭父母的其他诉讼请求。
 
  韦朝不服一审判决,向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目前,该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文中人名为化名)

本网及网群刊发稿件,版权归平安广西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桂ICP备11007245-6号 桂公网安备 45010302000246号

广西壮族自治区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许可证 4510020090003 广西法治日报社打击“新闻敲诈”举报电话:0771-6119206 投稿邮箱:pagx666@163.com

平安广西网打击“违法和不良信息” 举报电话:0771-6119233 举报邮箱:pagx666@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