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改革开放40年网上展厅
  • 改革开放40周年
  • “新时代枫桥经验”专题
  • 2018年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
  • “共建共治共享·平安广西故事”微电影微视频微动漫比赛作品展
  • 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专题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出走半生少年归(作者:陆寿青)

2019-06-18 11:21:55来源:广西法治日报责任编辑:赖冠宇 (本文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陆寿青
 
  晚上八点多钟,正赶去单位上夜班,忽然接到大学班主任容本镇老师电话,邀我参加母校举行的“首届相思湖作家论坛”。
 
  母校广西民大在美丽的相思湖畔,桃李万千,大家名流比比皆是,我不过是流经这里的一滴水,无声无息。如今学校举办这么一个盛大而有仪式感的活动,居然还想起我这无名小卒,荣幸之余,不免愧疚。
 
  离回母校的日子越来越近,想到就要见到一些过去只在文字里“遇见”的师兄师姐师弟师妹,心里自然按捺不住地激动。在相思湖畔读书的点点滴滴又浮上心头。
 
  读高中时,我到过最远的地方就是县城。考大学填志愿,阴差阳错,考上了广西民大,还念了中文系。那时候,我对“中文系”这三个字的理解是,汉语拼音要过关,能说一口标准普通话。可我小学到大学,23个声母都念不准,说的是“夹壮”的普通话,不懂送不送气,更不知道如何卷舌翘舌。
 
  有一次上课,老师让我念一段课文。念毕,老师说:“这个同学,你以为大声就是送气吗?”我顿时脸红到了耳根,惭愧不已。学无止境,大学毕业不意味着学习终结。为了学好拼音,工作后学电脑打字,别人打五笔,我则迎难而上,一门心思学拼音输入法,目的就是想把自己练成“像一点中文系的人”。如今练了二十年,一边练一边默念,虽然普通话依然讲不好,但拼音打字准确率倒是提高了很多。
 
  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改革开放正当时。思想开放,校园恋爱便生机勃勃。我们班有40个同学,男女差不多各半,其中竟有五对谈恋爱。班主任在班会课上一再笑称这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那时候能谈恋爱的男同学,家庭条件相对优越。像我这样吃不饱穿不暖的,为了压住旺盛的雄性荷尔蒙,唯有整天在球场上摸爬滚打,装作球星的模样,引起女生的注意。
 
  新东方教育集团创始人俞敏洪说,当年在北大读书时,每到放假,他都热心地帮一个女生扛包,谁知后来发现这个女生已有男朋友。俞洪敏问那个女生为何还让他扛包,女生说为了让男朋友休息一下。这个故事的真实性如何我不知道,但当年在学校,男生们为了接近女生,确实常常帮女生扛包。
 
  那时的广西民大,男生大多数住四坡,女生都住五坡。从宿舍到校门口(东门),有一段距离。放假时为了赶早车,我们往往黎明就起来,背着大包小包到东门去赶4路车。有一年寒假,我也学雷锋,顺路帮一名低年级的女生扛包。当时在学校,这名女生小有名气,是文学社较为活跃的一分子。巧合的是,有一期校报,在同一个版,曾经一起刊发我的一篇散文和她的一首诗歌。我们的教室楼上楼下,放假回来,有好几次我故意从这名女生身边走过,可她像不认识我似的。我心想,帮她扛包的男生那么多,人家不记得也是正常。这么想,自己就原谅了对方。悲催的是,直到我毕业,这个我曾经帮她扛包的师妹压根就不知道我是谁。
 
  人生中总有一些事让你料想不到。谁能想到,这个师妹毕业后居然也分配到了我们单位,不仅成了我的同事,最后还被我骗到了民政局婚姻登记处。
 
  去年到桂林,跟已调到广西师大工作的李乃龙老师小聚。席间,李老师忽然问我:比你小一级的那个叫×××的女生现在在哪工作,嫁给了谁?
 
  “她嫁给了你的学生,他现在就坐在你面前。”我脱口而出。说罢,师生俩面面相觑,继而哑然失笑。
 
  坊间有这样一种说法,民大的学子只会写诗和散文。这个观点对错没有必要深究。但民大的人的确擅长写诗、写散文。这应该与民大相思湖烂漫的人文气息有关。
 
  我们上学时,杨克、黄佩华、杨长勋、严风华、石才夫、黄神彪、黄堃等一帮师兄就像传说,神一样存在。因为他们,很多学弟学妹都渴望成为诗人的样子。那个时候,上我们诗歌的蒋登科老师在中国新诗界已初露峥嵘,他招募的一帮学徒中就有我们班的几个同学。那时,看到他们的身影朝着蒋老师的单身宿舍方向走,我就很羡慕并笃信,不久的将来,这些校园诗人的某些人,就是我们相思湖畔的下一个杨克、黄神彪,甚至有可能是未来中国诗坛的擎天一柱。
 
  那时我整天为每餐两三毛钱的菜票烦恼。温饱不解决,谁还有心思去想那些关乎风花雪夜的文章?但既然读中文系,普通话又说不好,再不会写点文章,那还像话吗?
 
  我不会写诗,就拿写信来当文章写。我曾经喜欢一个女生,于是常借练笔给她写信,五六页方格纸,洋洋洒洒,可她不冷不热,你写了几封她才回一封,而且常常是寥寥数语草草应付……我由此推断,这份单相思就像宽阔的大海,是永远看不到尽头的。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喜欢的女生没追上,我的文笔却意外好了起来。有好几次,教我们当代文学的著名散文家徐治平老师接连在课堂上点评我的习作,这让我那颗骄傲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满足。
 
  相比于其他同学,我的习作之路进展得不疾不徐。那时候,常常听到哪个同学在哪家报纸上或者哪个刊物上发表作品的消息,每听见一次,我就羡慕嫉妒恨一次。
 
  有一天早上课间,我正坐在后排的座位上发愣。一名女同学兴冲冲地走到我跟前大声说:“我在图书馆阅览室报纸上看到你发表的文章了!”我张开嘴巴,激动地连“啊”几声,语无伦次。上课铃声骤响,那一节课,我的心一直在教室和图书馆阅览室之间来回飞奔,压根就听不进一个字。
 
  这篇发表在《柳州日报》副刊上的处女作让我激动了整整一个月,那份喜悦,现在想来,就像初恋的感觉,回味无穷。
 
  我清楚地记得,那篇小豆腐块的文章,稿费只有6元。但这6元钱在我心里,是一笔永远也花不尽的财富。
 
  那时,大学毕业还是由人事部门分配工作。像我这样既不是学生干部,学习成绩又一般的,毕业后唯有“从哪里来,回哪里去”。我记得毕业留言时,很多同学都在留言册上写下朱老忠(梁斌长篇小说《红旗谱》主人公)的一句口头禅,彼此勉励:“出水才看两腿泥。”
 
  而今出走半生,蓦然回首,这些年来蹚过了多少深水浅洼,腿下却依旧泥泞一片,不免唏嘘不已。回到母校,漫步相思湖畔,恍惚间,我仿佛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青涩少年远远向自己走来。正如苏东坡写的:“万里归来颜愈少。微笑。笑时犹带岭梅香。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
 
  

本网及网群刊发稿件,版权归平安广西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桂ICP备11007245-6号 桂公网安备 45010302000246号

广西壮族自治区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许可证 4510020090003 广西法治日报社打击“新闻敲诈”举报电话:0771-6119206 投稿邮箱:pagx666@163.com

平安广西网打击“违法和不良信息” 举报电话:0771-6119233 举报邮箱:pagx666@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