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改革开放40年网上展厅
  • 改革开放40周年
  • “新时代枫桥经验”专题
  • 2018年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
  • “共建共治共享·平安广西故事”微电影微视频微动漫比赛作品展
  • 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专题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胖瘦不由人(作者:陆寿青)

2019-08-06 15:22:14来源:广西法治日报责任编辑:赖冠宇 (本文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陆寿青
 
  罗马的凯撒大帝,看见面如削瓜的卡西乌斯神头鬼脑、鬼鬼祟祟的样子,便叹息说:“我愿意在我面前盘旋的都是些胖子,头发梳得光光的,到夜晚睡得着觉的人。那个卡西乌斯样子消瘦而恶狠,心眼儿太多,这种人是危险的。”这是文学上有名的对胖子的歌颂,同时也是对瘦子最尖酸刻薄的鄙视。没想到,凯撒大帝一语成谶最后遇刺,死在他最信赖的“儿子”布鲁图和卡西乌斯等人之手。由此可见,凯撒大帝还真有先见之明,洞察力多么敏锐。
 
  过去因为吃不饱,营养不良,印象中,我们那一带方圆几十里根本就没一个胖子,行如风,站如松,上山扛柴打猎,下河网鱼捉鳖,个个精干利索。要是按照凯撒大帝的“胖子瘦子论”,我们那里的人,个个都得是“坏人”。
 
  那时候,在老百姓看来,能胖起来的都是干部。所以要是看见一个稍胖一些的人远远走来,我们就会不由自主地驻足,投去羡慕和仰望的目光。
 
  老师虽吃皇粮有工资领,却不像干部的样子。从小学到初中,我的老师一个比一个清瘦。我们的初中校长蔡慧,高个子,却瘦得像鲁迅一样。意外的是,蔡校长虽瘦,说话却铿锵有力,很有威严,他走到身边,我们都怕得不敢抖气。
 
  那时候,整个乡里就有一个胖子。这胖子既不是校长,也不是书记乡长,是信用社的一位“领导”。胖子一米六三四许,估摸80多公斤,裤腰比裤腿长,偶尔还穿吊带裤,走起路来一摆一摆的,又潮又有范儿。能胖起来,说明生活好,所以人们都羡慕胖子,羡慕他有吃,羡慕他长肉,羡慕他是干部,羡慕他有工资领。让你流口水的是,这胖子还娶了个漂亮老婆!那婆娘长得很标致,是我们当地公认的美人,虽然没工作,却仗着胖老公,从不见她下地干活,穿着光鲜靓丽。每逢圩日,或晚饭过后,胖子便牵着妻子嫩滑的玉手在街上来回悠闲,羡煞几多人!
 
  看到胖子如此春风得意,那时候我就暗想:将来要努力长成胖子的模样,当个干部,娶个漂亮的老婆,那该多美啊!
 
  美好的愿望一直伴随着我上了大学。但我命中不带“胖”,连肉都没长几两,胸前的排骨有多少根看得一清二楚。更绝的是,我的名字里不仅有个“寿”字,还有个“青”字,同学们见我名副其实地清瘦,干脆“阿瘦”——“阿寿”地叫起来……这一叫,一个“瘦”字便代替了我原来的名字。人们也渐渐地忘记了我姓甚名谁,只记得一个叫“阿瘦”的鬼仔。实在记不起,他们就会说:叫什么名字忘了,就是那个瘦瘦的家伙啊!
 
  工作后一年又一年,见我不长膘,瘦得像根杆似的,乡亲们颇为失望。他们说,咱们屯好不容易出个大学生,谁想到长成这个样,一点干部的威风都没有!
 
  对于我这个“不争气”的模样,家人都跟着着急。刚结婚的时候,老婆为了让我胖起来,变得“更帅一些”,想尽了各种办法。比如睡觉前喝一杯啤酒生鸡蛋。都说喝啤酒会肥,为了快点胖起来,我就把啤酒当151和正大饲料,拼命地喝。尤其是跟胖子喝特来劲,特不服气,尿急了也涨红着脸憋着,非逼着对方先上卫生间,然后一脸坏笑:你以为肚皮大就厉害?!年轻气盛,曾经有那么一阵子,金城江白马街的凌晨,来来回回,总是我们几个愣头青的码声在夜空回响……
 
  那时,金城江剧场旁边有个专卖酸辣猪脚的名店,因为好吃,三天两头我就去买一个大猪脚,大快朵颐。我尤其喜欢那个酸辣汤里姜丝配酸笋的味道,一口鲜辣,然后饮一口冰啤……每每想起,口水便无端地直冒,那段快乐的时光便又像电影镜头一样闪过眼前,回味无穷。
 
  让人泄气的是,补了这么多营养,我却不长一丁点肉,反倒是妻子无端地胖了起来。那时候在单位院子里,我和妻子一前一后走着,孩子们跑过身边,竟顽皮地讥笑我们:“瘦哥——肥妹!瘦哥——肥妹……”
 
  妻子决定减肥。刚开始买的是国氏全营养素,一个疗程一周,每天除了固定的那几小包营养素,每餐只能吃二两青菜。一个星期不吃饭不吃肉,我担心她随时晕倒,久不久拿手在她眼前晃动,试探她的反应,直到她应了一声,证明脑子没缺氧,我才安心离开。
 
  我增肥劲头更是有增不减。食疗不见效,就换中药温补,最后还买了一种香港某保健厂生产的某品牌增肥药,一天吃三次,每次二十几粒,当饭一样吃。
 
  一家人一个减肥一个增肥,食谱自然没了谱,失去了统一方向,我荤你素,南辕北辙,各奔东西。久而久之,我们俩便相互提防,不轻易让对方知道自己的体重。我们家有个电子秤,当众谁也不敢上秤,她是怕数字往上蹿,我是担心数字往下跌。
 
  看到我增肥没什么效果,很多过来人便安慰我:“等你当了父亲,老婆坐月子,你天天吃鸡翅鸡屁股鸡脚,不肥才怪。老婆讨厌吃鸡,老家送来的月子鸡全被我干掉,却也不曾长肉。再后来,又有人对我说:“不是你不肥,是时候未到,等你过了四十岁,想不肥都难。”可到了四十岁,我依旧麻花杆一个。
 
  可气的是,我的大学下铺,当年比我还苗还瘦,这些年来我们俩同病相怜,彼此安慰,倒也相映成趣。可近些年不见,这家伙不知何时居然圆润了起来,瓜子脸变成了国字脸,理一个平头,颇像一个干部的样子。就这样,一个班四十人,活在温饱线下的,最后只剩下我一个孤家寡人。
 
  这些年生活好了,老家不少农民也像干部一样胖了起来。看他们走路不见脚尖的难受样,乡亲们便又羡慕起我来:“还是你好,怎么吃都不胖,神清气爽。”我笑了笑,心想:谁说心宽体就胖?凯撒大帝的“胖子瘦子论”不过是一种偏见,胖瘦不由人,宽心与否,在于一颗平常心。
 
  朋友展爷在他的《闲说胖子与诗》中对瘦子也极尽讥讽挖苦,他的文中有这么一段:“急风刮起,路旁飞沙走石,噼里啪啦作响,瘦子脸色变灰,不由自主抱了路树,犹如藤蔓紧紧攀附。我乐得不行,指着田埂底下一个深坑:如果风再大点,把咱俩横扫下去,你会听到自己骨折的声音,而我像圆球滚了一圈,触地弹起,安然无恙,信不?瘦子眼里有了惊悸,咽下口水,却没出声。”他还说,若饥荒袭来,饿死的肯定先是瘦子。
 
  我要说的是,人生旅途,无限风光都在险峰,先爬到山顶的,肯定是瘦子。
 
  前阵子同学聚会,大伙一高兴,自然狂拍了一通照。有个女同学私下里@我,说了一句:还是那个瘦瘦的照相耐看。我不禁偷偷抿嘴而笑,庆幸这些年增肥失败,要真长成了个胖子,那女同学恐怕只会一脸讨厌地对我说:相见不如怀念。
 
  

本网及网群刊发稿件,版权归平安广西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桂ICP备11007245-6号 桂公网安备 45010302000246号

广西壮族自治区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许可证 4510020090003 广西法治日报社打击“新闻敲诈”举报电话:0771-6119206 投稿邮箱:pagx666@163.com

平安广西网打击“违法和不良信息” 举报电话:0771-6119233 举报邮箱:pagx666@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