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报    |    站内搜索

藤县司法局一线化解农村坟山纠纷促进和谐侧记

2022年04月20日来源:平安广西网责任编辑:罗方荣 (本文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 关注南天一剑 关注广西法治日报

现场把脉拔“怨刺”  厚植乡村幸福土壤

——藤县司法局一线化解农村坟山纠纷促进和谐侧记

□广西法治日报记者 李继远 通讯员 祝娟梅

“几十人在黄姓祖坟面前吵起来了。走,上山‘拔刺’去!”近日,藤县太平司法所黄培德所长一接到电话,立即叫上同事,奔赴纠纷现场。原来,黄姓群众在对其祖坟进行硬化时候,占用了旁边他人祖坟的位置,从而引发了矛盾。经司法所介入调解后,双方很快达成和解,并由司法所主持丈量边界,确定界址线,为两姓群众之间的纷争画上了休止符。

为群众拔掉心中的“怨刺”,铲除不文明、不和谐的“野草”,厚植乡村平安幸福的土壤,是藤县司法局“我为群众办实事”活动的又一次生动实践。

今年四月以来,藤县司法局立足本地实际,坚持和发展新时代“枫桥经验”,主动下沉工作力量,深入一线排查调处化解各类坟山纠纷,以矛盾化解为主线,不断提升为民服务水平,在群众的坟山纠纷问题上坚持兼顾人文环境、社会情感、公序良俗等多种因素,更柔软、更缓和地化解纠纷,及时解决群众反映强烈的热点难点问题,进一步提升了群众的安全感、幸福感和获得感,也为当地安全稳定贡献了司法行政力量,为党的二十大胜利召开创造安全稳定的社会环境。

未雨绸缪早防范

“我们在这山岭有一处百年祖坟,每年都去拜祭的。今年祖坟旁边突然就出现了一座新坟,还占据了我们祖坟的位置,同志你说这怎么办呢?”

“我得到消息,覃姓人家想在我们集体所有的山林上修建新坟,村里面有部分人不同意的,现在情况也不知道怎么样了,还请你们跟进一下,避免有矛盾冲突。”

“所长,这两姓之间的坟山纠纷已经闹了很多年了,根据今年疫情防控的形势,这两姓不会出现大规模拜祭情况,稳控问题不大。”

……

每年的四月是藤县农村坟山纠纷的高峰期,此类纠纷一般具有群体性、宗族性等特点,如果处理不当,极有可能引发群体性事件,将给社会和谐带来不稳定因素。这一桩桩坟山纠纷,牵连着乡亲们对亲人、对家乡最深的情感寄托。

未雨绸缪,方能防患未然。今年4月,藤县司法局按照“入户到人”的排查要求,对所在辖区进行集中开展拉网式、地毯式大排查,对排查出来的坟山纠纷和问题隐患,逐一进行分类、梳理、分析、研判,有针对性地做好预防化解和教育稳控工作,同时落实包案领导和责任人,明确时间节点,把矛盾纠纷化解在基层,消除在萌芽状态,切实增强源头化解稳控效果。

“高警惕,严执行,才能做到早发现、早控制。各基层司法所是辖区内矛盾纠纷隐患的“观察点”,要充分发动群众积极性,加强矛盾纠纷尤其是坟山纠纷的信息收集,努力在第一时间发现问题,第一时间解决问题。”藤县司法局党组书记、局长钟平在维稳会议上说道。

据了解,藤县司法局提前召开安全稳定形势研判分析会议,紧密结合实际研究制定了关于坟山纠纷的维稳工作实施方案和应急预案。领导班子成员亲自带队指挥,组织司法所所长、调解委员会人员等强有力的队伍,深入到个别重点现场进行严密监控,预防和制止冲突,随时做好协助当地政府维持辖区内群众坟山纠纷现场拜祭秩序、疏导群众的准备。今年以来,藤县司法局排查各类矛盾纠纷158起。其中坟山纠纷51起,已稳控22件,转化21 件,剩余8件正在稳步推进。

趁热打铁一揽子现场解决

“想让我们妥协是不可能的!”

“我们也是实事求是,我们也不可能让步!”

“大家都冷静一下,既然是因界址问题引起,那我们直接去争议现场吧!”4月13日,一群村民一边争执,一边进入太平司法所。太平司法所所长黄培徳通过谈话和细微的观察,觉得该纠纷必须趁热打铁到现场调解才能解决主要争议。于是协同村委干部一起迅速赶赴现场。到达现场后发现双方仍在争吵,情绪比较激动。原来黄姓村民祖坟后土位置与某村陈姓村民祖坟拜台相邻,双方均认为对方坟山侵占己方坟山部分范围。双方坟山均已落葬多年,埋葬先后顺序无法查证,在双方争执不下之时,调解员跟双方当事人释明法律、细心沟通和耐心讲解,终于让双方态度缓和。调解员结合现场实际,听村民的声音,了解村民的想法,掌握村民的诉求,根据本地俗例,提出了可行的界址方案建议,双方当事人经充分考虑,采纳了调解员的意见。调解员便趁热打铁,现场拉皮尺定尺寸,为双方确定了各自祖坟的范围,并在界址位置埋下砖头作为标记物,双方终于握手言和,促使双方当事人化干戈为玉帛,坟山纠纷得以成功化解。

从坐堂接案到一线调解,空间转换的办法使得调解员从口头调查了解到向现场调查和口头调查并重转变,不但实现与群众零距离接触、面对面交流,还能精准掌握矛盾争议源头,快速消除积怨,促使纠纷妥善解决。据了解,51起坟山纠纷涉及1万五千多人,99%的坟山纠纷都是在争议现场调解成功的,及时平息了涉纠人员的“火气”。

抽丝剥茧寻真相化解群众心结

“我们打算修筑一座坟墓,已初步修整了拜台和挖好了墓穴,准备择日安葬,但他们非说拜台的位置原已葬有他们姓氏的坟山。我们修筑坟墓前,该位置杂草丛生,生长的树木也明显有好几年的树龄,并无坟墓的痕迹。这明显是找茬嘛!”

“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我父亲在这里修筑了一座坟墓,我也来祭拜过,有印象是就是这里。原经手安葬坟山的人都不在了,也没有任何书面的记载材料留存,我也不是很确定坟山的具体位置。但万一就是这里呢?”

4月5日,正值清明节,平福司法所会同多部门到某村处理一起坟山纠纷。该纠纷由权属问题产生,黄姓、何姓族人为此闹得不可开交。调解员察看争议坟地周边的地形,发现该山岭有多处类似的石崖,不排除何姓记忆错误的可能性。鉴于双方均认可现场无明显存在旧坟墓痕迹的情况,本着尊重历史事实、“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结合当地清明日无“禁忌”的风俗习惯,调解员建议挖开何姓认为原葬有坟墓的位置,如确有金埕等安葬物,则何姓恢复坟墓,黄姓不再在该位置修筑新坟,反之,则何姓不应阻止黄姓修筑安葬新坟。双方均接受调解员的建议,并立即行动。经过2个多小时的挖掘,争议的坟地确无金埕等安葬物。何某坦然接受了这个事实,表明不再阻止黄姓安葬新坟,双方对之前的争执也一笑了之。

根据实际情况抽丝剥茧、层层剖析,有利于从根源上解决坟山纠纷。调解员根据同一个焦点问题,针对不同利益主体进行调解,循序渐进在各方主体间寻求一个平衡点,抽丝剥茧,促成和谐。

拜祭了30多年的坟山竟然是他姓的?这是怎么一回事呢?4月15日,大黎镇多名江姓村民反映,自家的坟山有外人郭姓拜祭,双方都认为该座坟山是自己的。如何判断、认定成了解决问题的难点。调解人员先是稳住双方对立情绪,并与双方约定期限,待调查清楚后择日调解。经过多次走访、调查、取证,大黎司法所终于为群众寻得了真相:原来该坟山是黎姓的,位于该坟山纠纷下面的坟山才是郭姓的,双方听取调查后,达成了和解协议。